当前位置:国产 亚洲 中文字幕 在线
  • 小三口述:离不开他的温柔
  • 本站编辑:小编发布日期:2019-11-17 11:26 浏览次数:
认识寒的时候,我已经在一家公司实习一个多星期了。那时,我的初恋刚刚失败,为了忘记痛苦,我用忙碌的工作来麻痹自己,这期间,我瘦了近20斤……
 
寒是一个个子不高的上海男人,白净,看上去斯斯文文的,是公司的一个大客户,给我印象很好。一天晚上,因为业务关系,我打车来到寒的住处,看着带着酒气穿着睡衣在沙发上落寞的寒,突然很怜惜他,男人在外面再辉煌,可回到家,也需要一些温暖啊!我感到他就是一个孩子,缺少母爱的孩子,那么的让人怜惜,让人伤怀…… 本以为会就这么擦肩而过,可下午的一个短信又扭转了我的命运……
 
分别后的第三天是个雨天,空气很沉闷。在公司的地板上昏睡了一天的我,心情特别烦躁,从小到大,我都特别害怕没有太阳的日子,尤其是雨天,我会有一种想自杀的感觉。我忍不住给寒发短信,告诉他在这个雨天我特别悲伤,想起曾经受过的伤,泪如雨下,在短信里,我问寒,可不可以借我一个肩膀,让我暂时靠一靠……
 
寒回复,他正出差在外,一回来就会来找我。将手机贴在胸口,我泪流,为自己的经历,更为今后迷失的方向……第五天,寒回来了,约我去吃饭,我说不如买几个菜在家吃,那样更显得温馨。也许是老天刻意的安排,那天晚上,那个房子的保险老是隔一会儿就跳断。我们在客厅断断续续地吃着饭,喝着力波啤酒,看着电视,在停电的时候我们就在黑暗中相偎在沙发上彼此取暖……
 
命运的安排
 
去年“五一”后,因为工作的事情寒只能呆在徐州一天,要几天后才能再回来。他给了我他家的钥匙,又给我一叠钱让我先用。那时候,基本上不上课了,就是写写毕业论文之类,于是,我就窝在他的家里或者写毕业论文,或者蜷在沙发和床上,什么也不做。
 
那天他说要回徐州,我一大早就到车站接他。看着到站的火车时刻,我想找个地方藏起来让他找找我,不料,他一出站,就逮到了在一旁打着哈欠的我。看着他暖暖的微笑,我眼眶湿润了,我知道,眼前这个男人已经左右了我的全部思想,我现在对他的感情已从一开始的怜悯升华到现在的爱惜,被他拥在怀中,我有种幸福地要飞上天的感觉。
 
陆陆续续的,寒带着我,认识了他所有的朋友,有他们公司的经理,也有给他们做工程的张老板,还有很多……
 
快到去年五月下旬的一天中午,寒在公司给我电话,催我吃午饭。我懒懒地从冰箱拿出头天晚上打包带回的糖醋里脊,又泡上杯热茶,准备就这样简单了事。哪知吃到一半,突然反起胃来,匆匆地挂断了寒的电话,就跑去洗手间,吐的稀里哗啦。傍晚,又是一次。于是忍不住地给寒发短信“寒,我吐了,天昏地暗”。
 
寒匆忙赶回来,一脸的焦急。他一边心疼地埋怨我不懂事,把冰的食物和热水混合起来吃,又一边焦急地给我喂药,却哪知焦急中,给我拿成了止泻药……
 
看着寒的手忙脚乱,我无比幸福地笑着,,脸上一阵凉意,用手触摸,竟是泪啊!那应该是幸福的泪水吧!我深陷寒的关爱中,我感谢上苍终于给了我一个知寒问暖的男人,不求一生一世,即便曾经拥有,回忆时,也会是种幸福吧!
 
次日早晨,看寒吃早饭的时候,我又忍不住吐了,而且,出血了。算算一向不规律的例假,再想想,也许是这段日子和寒太亲昵了。寒离家前又给了我一叠钱,让我不许再懒了,不管身体好不好,一定要去医院检查,他抱歉最近老总在公司,他没有时间陪我。我只好自己去了医院,肠胃科的医生让我输液,告诫我饮食要规律。
 
拿药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早晨的血,因一闪而过的念头,我跑上了二楼妇科。我告诉了医生我最近的情况,医生让我先做B超。看结果时,医生的一句“你怀孕了!”犹如一个炸雷投在我的耳边,吓得我脑子一片空白。我愣在当场,直到医生摇了我好久,才反应过来。
 
刚退出B超室,寒的电话就打过来:“宝贝,怎么样了?”“寒……”我哭得连说话都失去力气了。“不要哭,不许哭!天塌下来,我扛着!”寒焦急的声音抬高了8倍,“到底怎么了?”“我怀孕了……寒……”“还是那句话,不许哭,天塌下来我扛着!不要害怕,过会我来医院接你!”寒的话多多少少给了我一些镇定,给自己倒了一杯凉水我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 
寒来的时候我正打点滴,他在我身边坐下,给了我一个暖暖的笑容。打完点滴,寒又牵着我回家。寒突然说:“宝贝,我们留下这个孩子吧!”第二天,我又跑到医院做了各项检查,医生建议我不要留下这个孩子,因为我有着严重的妇科炎症,不但保不住孩子,如果不抓紧治疗,会有更多的后患。
 
我们的“五年计划”
 
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撑过那段治疗的日子的,那段时间,寒一直照顾着我,他一有时间就会陪我去医院或者到医院陪我。
 
不能留下孩子也许多少会使寒有些失望,但他更多地是在安慰我,并替我们的将来做了一个“五年计划”:第一年,也就是这一年,我要好好休息养好身体,找份稳定的工作;第二年,要学着在工作中积累经验;第三年,他会让我进入他所在的公司;第四年,稳定工作;第五年,我们拥有自己健康的宝宝。我不敢去奢望他真会照着他所说的去做,但至少,现在在他的心里,是有着和我长相厮守的打算的。只要他现在有这份心,我就很满足了。
 
做好治疗接着就要做手术了,我和寒什么都不懂,再加上寒的老总最近一直在徐州,所以寒不可能陪我去手术,他很焦急。于是寒给他的好友张老板打电话,因为张老板的妻子小张也在徐州,作为过来人,小张是有些经验的。第二天,张老板和他老婆小张开着车送我去医院,在寒给张老板电话的千叮咛万嘱咐中,再加小张亲切的笑容又给了我好多安慰,我渐渐从惶恐中平静下来。
 
说来也奇怪,手术是无痛的,但是,从手术台上下来我却感到肚子隐隐作痛,在输液厅里,我又开始不停地吐,连胆汁都吐出来了。以后的日子,几乎都是张老板和小张白天来给我做饭,晚上寒匆忙地回来照顾我。
 
爱已渐行渐远
 
随着身体慢慢的恢复,我毕业答辩的日期也近了,经常的,老师要求我们把论文送回去给他修改。寒一般在徐州和上海的工作日都是以半个月为交接点的,因为某些原因,寒暂在徐州多待了一段时间,正好也可以照顾我。现在我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,公司也来了通知,让他马上回上海。
 
中午,他给我电话,约我一起吃饭,因为他晚上就要走了。刚好,我那时正在老师的办公室,于是,就向寒提出请老师还有其他的几个同学一起去吃午饭。听出来寒在电话中愣了一下,但随即还是答应了我的要求。他先送老师去饭店,随后再回来接我和同学。我们是在生态园吃的饭,我把寒介绍给我的老师和同学“这是我生命中除了我父亲之外,对我最好的男人”,寒也恭维地用一个亲人的身份对着我的老师同学们说了好多话。
 
晚上,我们一起吃饭,再送寒。看着寒远去的背影,我再次哭的稀里哗啦——我不要寒走,我更担心寒回上海后会离开我。这些日子的幸福,我不想让它变成泡影……火车上,寒给我打来电话:“宝贝,不要哭,我还会再回来嘛!不许哭,我最讨厌女人哭了……”
 
自从寒离开徐州之后,我对他的爱恋越来越浓,对他的想念也越来越深,所以每每和他通电话,我就总会哭。熬不住对寒的思念,去年8月11日,我来到了上海,在一家台企工作,可是自从寒知道我也来了上海之后,他的电话和短信越来越少,只要我给他打电话或是发短信,他就会说他老婆管他很严,让我不要老是找他。他还说,两年之内我们不要再联系,两年之后他会来找我。
 
看到宝贝打出的寒让她等他两年,两年之后他会来找她的这句话时,我就知道宝贝她仍心存侥幸,她仍对寒有所期待,我还能说什么呢?我真的无话可说了,我只能祝福她可以得到她想要的那种家的温馨吧!